大玩家彩票开户

职工文苑
首页
>职工文苑>诗文天地

父 亲

时间:2020-06-18 浏览次数:  【字体:

父亲,这个全世界最爱我,可以无条件包容我的人。一直想有个倾诉对象去表达我们这特殊的父子情,却一直缺少一个适合我矫情的机会,所以借着活动抒发一下内心的这份感情。

活动素材以父子合照作为首选,我翻遍了手机和电脑,发现竟没有一张父亲的照片。突发灵感,我想拍一张和父亲拳头合影的照片,取名“守护与反哺”。因为相距千里,我打电话让父亲拍一张手背或者握拳的照片发过来,当我看到照片的那一刻,瞬间泪流满面。曾经那双抱我举高高的大手已然满是斑点,遍布皱纹。是啊,父亲已不再年轻,岁月从来就没有对谁网开一面过。

父亲,这个粗枝大叶又心细如发的人,带我从步履蹒跚长成茁壮青年,在生活起居方面并没有给予我多少引导和关心,父亲跟我更多的是心灵沟通,多数情况下都是父亲讲述,我在一旁倾听。记得小时候,大门口铺张凉席,或者田野间的小屋顶铺块旧褥子,夏天的夜里就这么露天而卧,夜里凉风习习,繁星点点,偶尔传来一阵蛙鸣和蛐蛐叫声,父亲就这么信口讲些历史经典、讲些民间琐事、讲些人情世故,偶尔还会唱段经典老歌或者戏曲,这种轻松欢快的氛围总是不知不觉间持续到后半夜,等到第二天上午我被太阳晒醒的时候,父亲早已在田间劳作多时。后来一直在外求学,毕业后到处奔波工作,在家里的时间屈指可数,这期间和父亲的交流多是通过那种持续三四个小时的电话。工作以后,小时候那种宁静安逸的场景曾多次在我脑海浮现,但是那场景再也不会重现了,如今的夜空不再像以往那样清澈深邃,儿时的童真也早已消失殆尽,即使再去努力塑造那种场景,也只会形到而意远,庆幸的是还有这么一份珍贵的回忆可以在工作之余聊以慰藉。

我跟父亲这种亦父亦友的关系自我记事起一直保持到现在。小时候,总感觉父亲就是我的一切,觉得父亲的那双大手厚实有力,给人足够的安全感;小时候觉得父亲是全能的,总是满心的钦佩;小时候……小时候对父亲的认识或多或少都存在片面性。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,逐渐发现我这苦命的父亲其实并没有那么坚强,并不是那么优秀,但人非圣贤孰能无过,父亲对我的爱自始至终是没有折扣的,我在父亲心里的首要位置也并没有因为世事变迁而发生丝毫的动摇。回想过去,往事历历在目,说起父亲,我们之间并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可描述,但要说起酸甜苦辣咸的切实生活,估计得写本中篇小说。生活本没就有多少惊涛骇浪,平凡之中最见真章。

如今我已成家立业,身边有妻子悉心照顾,给家里打电话尽量报喜不报忧,但是我知道父亲的心里一直挂念着我们。自古忠孝两难全,想实现自身价值,养家糊口,就无法膝前尽孝,相伴左右。父亲一直告诉我,好男儿志在四方,天高任鸟飞,海空凭鱼跃,放手折腾吧,不必惦记家里。目前我能做的唯有多给父亲一些问候,多陪父亲聊聊天,抽空常回家看看。

工作这几年奔波在外,我一直有三个小心愿:高高兴兴的陪父亲喝一回酒;跟父亲躺在平房顶聊个通宵;开车带父亲去旅游一次,但事与愿违,到如今都没能得以实现。

可怜天下父母心,愿父亲可以保持心情愉快,身体健康!

 


(潍坊站南广场项目部  姚展平)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