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玩家彩票开户

职工文苑
首页
>职工文苑>诗文天地

我的母亲

时间:2020-06-12 浏览次数:  【字体:

我的母亲生于上个世纪60年代,她是一位很普通的农村妇女,是全天下母亲中的一员。母亲仅读过两个月的书,年轻时在地里干活,有时会在河边给来往的翻斗车人工装沙子。临沂那边小商品批发生意做的很红火、很出名,1995年,母亲去临沂贩布卖,姑且叫做批发或者是布匹生意。布匹生意一直做到去年,母亲对我最大的期望就是能成为一名教师,因为二十多年前,本村同族的一名叔叔是一名中学教师,我时常在想母亲希望儿子做一名教师有如下原因,一是母亲不识字,吃过不识字的苦,要是识字有文化,布匹生意绝对做的更好。二是,教师的职业在那个年代还讲究“吃国库”,本村的人都在地里干活,教师有教师要做的事,至少不用在地里干活。母亲在我面前不止一次说过:“俺就不想让你回来种地,可受那个罪了”,这是母亲的原话。

母亲是个要强的人,她总是希望子女能生活的好。十年前,外公、外婆相继离世,母亲很失落,俨然这个世界全是灰色,遇到委屈,没人诉说,仿佛没有双亲的孩子余生只剩归途。母亲很能吃苦,在外人看来这苦是对自己苛求的苦。去年刚过完年,母亲恰巧去医院检查身体,我的妻子第一时间拿到的体检报告时,哭着拿给我看,看了第一句话,我已崩溃,我不敢相信这是癌症。在县里医生的推荐,找到苏北这一片手术技术最精湛的陈医生,我给陈医生打了几个电话,没人接。于是我发了短信,我打算如果联系不上陈医生,第二天我打算去省城南京,结果第二天一早,在我开车去南京之前,市里的陈医生主动打来电话,说昨天在做手术,一直没有时间看手机,然后详细询问病情后说现在就过来吧,我当时考虑到,若是直接去省城,母亲会不会害怕,毕竟我的家乡离省城还是很远,母亲从来没去过医院,第一次去医院就要去省城治病,她会想我的病是不是很严重,同时市里的陈医生很热情,外界对他的医术评价非常高,考虑这些,我打算让母亲先到陈医生那里看看,到了市里,陈医生便安排母亲住院,我们同意了,直接住了进去。我永远忘不了我和陈医生谈话的时候,母亲怯生生的在远处门边侧头张望,我至今、永远忘不了那个画面,那眼神里充满胆怯同时又充满渴望。侧头探望的眼神仿佛在问我:我这是得了什么病?还要瞒着我,我会不会死?为了打消母亲的顾虑,这时只能让母亲过来,我爽快的故作刚看到母亲一样,我说:妈,过来吧,让陈医生给咱一起讲讲,陈医生心领神会,仅是在母亲面前说了些皮毛,讲完后,母亲表面上自信很多。那一晚,我矛盾过,要不连夜去南京或者上海? 但是去了之后,医院会不会首先选择放、化疗,或者医院虽大,主刀医生经验怎样,再者母亲已经住院了,再转院去南京、上海,母亲肯定会极度害怕。抉择是困难的,陈医生说过,你母亲的病情,暂时我不建议放、化疗,我要详细的看一下癌细胞是否转移,你们放心吧,类似于腺癌,偏远地区的我不知道,就市区这里我主刀的患者,至今没有一例去世,有的都近二十年了,你们放心就是了,陈医生是否是为了安慰患者家属,我不得而知。我不再多想,决定了,就在市里治疗。这件事情已经过去六年了,至少现在,恢复的还可以。

中国的传统文化讲究百善孝为先,同时在工作、生活中要懂得感恩,没有母亲就没有我,人生最大的遗憾就是有一天你会发现,你没有电话可打,有委屈没人倾诉。常回家看看,愿全天下父母都能顺心、过得好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(潍坊南广场项目:赵春滔)

 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